炒币OTC的最轻判例——拘役四个月,缓刑一年

发布时间:2023-04-05 00:51:35   来源:本站    阅读量:127

2020年,王某因为疫情的原因,失业在家,经亲戚介绍,在一家虚拟货币工作室找了一份“买卖 USDT 挣差价”的工作,并按照工作室负责人指示的时间、价格买卖虚拟货币,并提供名下三张银行卡接收卖币款。在此期间,王某的银行卡因收到电诈资金被公安机关冻结。王某在得知银行卡被冻结之后仍继续使用其名下银行卡接收卖币款,经查,王某在买卖虚拟货币期间,银行卡单边流水金额共计570余万元。

王某起初被公安立案后取保,以为事情不大,并未多加关心,结果不到两个月,公安机关就将案件移送到检察院,检察官阅卷后,直接告知王某认罪认罚后也会实刑,王某此时才发现问题的重要性,于是通过多方途径,联系到我们律师团队,我们律师在了解到基本案情之后,第一时间做出了分析,并就辩护策略做了详细阐述,王某听取意见后,立即委托团队负责人刘磊律师作为其辩护律师,随后,刘磊律师第一时间着手推进案件进程,并立即前往办案机关所在地进行了阅卷。刘磊律师阅卷后,结合案件事实,撰写了法律意见书。随后,多次前往办案机关所在地,和承办检察官沟通,刘磊律师认为本案情况特殊,王某名下银行卡涉案资金流向未查清,涉案具体金额未查清的情况下,本案属于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应当依法不予起诉。


几天后,检察官听取了刘磊律师的意见,主动联系刘磊律师告知案件退回公安补侦。在退回补侦过程中,刘磊律师一直跟进案件,在补侦一个月后,案件重新从公安机关移送到检察院,刘磊律师立即前往阅卷。此时,发现王某在从事虚拟币业务过程中,名下银行卡被多地公安冻结,且涉案资金来源明确,银行卡层级是一级或者二级,且流水达到570多万,符合帮信罪“情节严重”的规定,这种种证据表明,再使用原来无罪辩护的思路存在问题,于是,刘律律师第一时间改变辩护策略,从罪轻入手,提出了缓刑的辩护思路,在获得王某同意后,立即联系检察官开展认罪认罚,争取从轻处罚。检察官在此期间多次听取了刘磊律师意见,但是因为该地缓刑适用比较困难,所以并没有明确提出缓刑的量刑意见,让其在庭审时和法官沟通。


当案件到达庭审阶段之后,刘磊律师又多次沟通承办法官,希望争取宽大的量刑,并针对当事人不了解虚拟货币行业背景,受人诱导从事买卖USDT,主观上对涉案资金属于赃款明知程度较弱,犯罪情节轻微,家庭情况特殊不适宜羁押,具有自首情节,系初犯、偶犯,自愿认罪认罚等发表了辩护意见,最终法院采纳了我们的意见,对王某判处四个月拘役,缓刑一年。从实刑到缓刑,终不负当事人的委托。

从最高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实刑,到最终判处拘役四个月,宣告缓刑一年,并处罚金五千元,团队律师有效辩护终不负当事人所托,争取到了最好结果。我们认为,对于这种当事人因不了解虚拟货币行业背景而涉嫌“帮信”或“掩隐”的案件,应当及时申请具有丰富实务辩护经验的律师介入,与公检法机关进行有效沟通,以获得对当事人最有利的案件结果。





希望我们能成为您身边永久的法律卫士!

I hope to be your permanent legal guardian!